最新資訊

首頁 > 最新資訊 > 行業資訊
直播發展趨勢
發布時間:2020/10/16 11:33:35    瀏覽數:83 次
近年來直播行業越來越紅火,直播的現象級事件也不斷涌出。很多蘇州視頻拍攝公司也轉行做直播,接下來小編為大家整理了直播行業發展的相關內容,歡迎大家閱讀!
2020年直播行業將是5G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過去的2019,直播行業都有哪些大事件?這一年,電商直播讓我們記住了兩個名字,薇婭與李佳琦,前者牢牢占據淘寶第一女主播的位置,后者一句“OMG,買它買它”讓無數女粉絲掏空了錢包;這一年,5G試水直播,科技夢想變為現實;這一年,海外版圖持續擴張,直播出海站穩腳跟;這一年,斗魚上市、熊貓直播退出舞臺、KK直播與觸手合作,行業格局穩中有變;這一年,直播收入數據迎來增長,造星、直播+、內容革新,各個直播平臺步履不停……
進入2020年,直播行業又將會迎來怎樣的發展?12月19日,KK直播邀請到諸多直播行業研究專家、直播行業媒體、直播平臺從業者等到了線上來探討這個話題。
“2019年直播行業發生的大事件還是很多的。行業資源進一步向頭部平臺靠攏,平臺登陸資本市場,還有頭部平臺的戰略合作等。”艾媒咨詢直播行業高級分析師劉杰豪對記者說。
“回顧今年一整年,如果用1個關鍵詞來概括,我認為是:出圈。何謂“出圈”?這其實是一個飯圈用語,原本的意思是某個明星、某個事件走紅,不僅在自己固定粉絲圈中傳播,而是被更多圈子外的路人所知曉。”KK直播副總經理 都漢鈞說,“像李佳琦、薇婭等等主播也通過直播帶貨的形式“出圈”,他們不僅僅是茶余飯后的談資,更是深入到每個人的生活當中,影響著我們的娛樂方式,信息獲取的方式,乃至消費方式。”
2019年直播電商迅猛發展,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直播平臺開始電商變現,比如快手、抖音;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電商開展內容化戰略,比如淘寶、京東。電商只是冰山一角,直播+教育、直播+旅游、直播+體育、直播+電競……直播界限的拓寬,將為未來帶來更多可能性。
“抖音、快手,以短視頻建立起的巨大流量池,正在發力直播市場。當我們對直播的討論,還停留在斗魚、虎牙時,快手游戲直播以黑馬姿態強勢殺出,抖音直播收入迅猛增長,流量精細化運營是直播變現的關鍵。在 2020年1月9日上海舉辦的第三屆中國網絡紅人營銷大會上,我們也期待與大家進一步探討行業未來趨勢。”紅人一站式服務平臺小葫蘆商務總經理程璐說。
技術會進一步打破邊界,讓不可能成為可能。第5代移動通信網絡比4G網絡的傳輸速度要快10倍以上,AI技術、VR技術都可以在5G的加持下,與直播更好的結合。在我看來,直播下一個風口可能會是在2021年5G全面普及后,直播行業將是5G時代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對于5G,今年我們也有計劃,與運營商合作,讓5G+直播落地,未來將會實現5G+4K的高清戶外直播等功能。同時KK也會針對5G技術去研發更多互動功能,為觀眾帶來新體驗。”KK都漢鈞說。
5G時代下的直播,直播畫質更高、畫面傳送能力更強,并且會催生更多直播體驗方式,比如多路直播、VR直播、8K畫質等直播技術的創新,可以說是對直播行業的又一次機會,誰能夠掌握未來直播技術,便又抓住了一次直播彎道快速超車的機會。
“隨著5G時代的到來,技術的趨勢是顯然的風口。直播還會與繼續跟更多行業、產業、場景進行結合碰撞,未來一定不止于電商,這里面會有很大的想象空間和新一波的紅利,促使平臺研發新技術,打造更多的直播新玩法。”今日網紅主編李祥虹說。
2020年,直播行業黃金時代結束了嗎?
2008年,9158就已上線,算是中國互聯網直播的開端。不過直播迎來大發展則是2016年的事情:隨著4G網絡普及,移動直播快速崛起,這一年千播大戰上演,最終YY、陌陌等少數玩家脫穎而出,成為直播頭部玩家。隨著直播行業的發展,直播細分賽道崛起,娛樂直播、游戲直播、電商直播…越來越多的平臺將直播作為標配功能,2019年在很多人判斷直播市場再無戰事時,快手、抖音和淘寶等平臺紛紛強化直播功能,快手一半收入來自直播,李佳琦成了2019年互聯網行業現象級人物。看上去,直播市場依然有無限可能。
不過,關于直播行業,還有一種常見的聲音是:直播市場迎來天花板,黃金時代已經結束了。那么,2020年直播還是一門好生意嗎?行業的潮水又將流向何方?以下是我的看法:
1、直播市場增長空間依然還有,尚未進入存量時代。
直播增速放緩,但依然是一個增長中的市場。CNNIC數據顯示,2019年6月網絡直播服務半年增長率高達9.2%,遠超過即時通信、搜索引擎、網絡新聞、網絡視頻、網絡音樂等網絡服務,成為增速最快的網絡娛樂服務。陌陌、YY等頭部玩家的財報數據同樣呈現出穩定增長的趨勢,對比互聯網行業10%左右的增速來看,直播依然是高速增長的市場。
CNNIC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4.33億,較2018年底增長3646萬,占網民總體的50.9%,從滲透率來看,目前只有一半網民使用直播,這意味著用戶大盤有巨大的增量空間。此外,直播的時長和變現都還有深挖的空間,即存量市場依然存在增量。而游戲直播、短視頻+直播、電商直播等領域,又都有各自的增長點,比如游戲是電競。
2、直播已成為全民娛樂工具,成為一種生活方式。
直播已成為跟傳統娛樂、視頻平臺和短視頻并列的娛樂方式,陌陌《2019主播職業報告》顯示,33.6% 的95后每天看直播超2小時,近8成用戶會為直播付費,且年紀越輕,在直播中付費習慣越成熟,付費金額也越高。82.2% 95后在直播中每月都進行付費,95后中29.6%月均打賞超過500元,21.6%月均打賞1000元以上。對于用戶特別是年輕用戶來說,無聊了、閑下來、沒事了、休息間歇、通勤、睡前,拿起手機打開直播消費內容獲取快樂,已是一種習慣性的娛樂方式,以打賞、禮物等不同形式給喜歡的主播或者內容付費,則成為一種生活方式。
由此可見,對于直播平臺來說,作為移動互聯網活水的“年輕人”更愛直播,“得年輕人者得天下”,接下來直播平臺一定會有更多抓住年輕人的動作。
3、直播從娛樂工具變為基礎設施,與更多行業結合。
很多直播平臺一直都在提直播+,就行業來說,直播與不同行業結合正在發生。游戲,電商、媒體等行業后,生活服務、旅游、運動和知識付費等行業同樣在興起直播趨勢,各自行業頭部App均已加入直播功能,直播作為一種常見的信息傳播方式,已變為互聯網基礎設施。接下來,千行百業跟直播會有更多結合點,直播會成為各行各業的生意機會。
4、主播已變成一種社會職業,主播服務日益重要。
網絡主播曾經是有爭議的職業,很多人悄悄做主播卻不敢告訴家里人,這與早年間直播行業無序競爭導致污名化有一些關系。2019年直播行業已經很少有負面新聞,在監管部門和直播平臺的共同努力下,行業環境變得更加綠色,直播競爭變得更加有序,主播作為一種職業開始得到社會認可。
陌陌《2019主播職業報告》顯示,24.1%的職業主播月收入過萬,且很多主播都是高學歷人才,月收入過萬主播中,大專學歷占10%,本科學歷占18.1%,碩士以上學歷占25.4%,其中16.9%碩士及以上學歷主播收入在5萬元以上,26.9%職業主播從業時間超2年,碩士學歷主播職業生命最長。同時陌陌的用戶調研結果顯示,主播這一職業的社會認可度也有所提升。受訪的近萬名用戶中,78.5%認為“主播是一種職業”,82.8%的職業主播獲得了家人或伴侶的支持,兼職主播獲得家人或伴侶支持的占比為62.7%。
主播已成為很多人的謀生手段,給社會創造了很多就業崗位,跟外賣一樣是互聯網平臺創造的新職業。同時,直播是很多年輕人實現夢想、實現階級突破的手段,它給了“素人”與明星平起平坐的機會,在日前舉辦的陌陌直播17驚喜夜上,陌陌主播大壯、雪十郎已經以藝人身份獨自登臺獻藝,也有陌陌主播與林憶蓮、薛之謙、梁詠琪、王心凌、A-Lin、騰格爾等明星同臺獻唱,人氣沒什么區別。李佳琦不是明星,然而一個雙十一可以賣出價值10億的商品,秒殺一眾明星的直播賣貨成績。只有很少人能成為明星,因此明星夢想對大多數人是天方夜談。網絡主播則呈現出明顯的金字塔結構,由頭部、腰部和長尾主播構成,讓更多人圓夢。
每年都有人在問做主播還來得及不,每年都有新的主播崛起,機會一直都在。在主播成為一種廣為社會認同的職業后,更多人會投身到主播大潮中。2020年,圍繞主播的生意將更繁榮,主播經紀、MCN、主播培訓、主播包裝等等服務都會出現,已經出現的則會更加繁榮。
5、直播平臺差異化競爭,各自耕好一畝三分地。
直播行業發展越來越細分,不同平臺要將自己的差異形筑成長板,守住市場。游戲直播、秀場直播目前競爭尚未結束,陌陌占據的社交直播市場相對護城河更深一些,玩家很少。一方面,社交直播是先有社交再有直播,社交平臺數得過來,熟人社交不太適合做表演直播,陌陌通過收購已經實現與陌生人社交劃上等號,因此在社交直播上,陌陌這邊風景獨好。另一方面,社交直播平臺具有獨特的場景,基于社交關系,粘性更強、用戶付費意愿更強,更具發展潛力。可以預見,2020年,不同直播平臺都會突出各自優勢,差異化競爭,而不是同質化競爭。
6、直播平臺戰略布局5G,然而2020年不會獲利。
移動直播和短視頻是4G網絡最直接的受益者,5G的高帶寬和低延時同樣會直接而深刻地改變整個流媒體娛樂產業,直播亦不例外:5G將帶來更高清的畫面,推動VR直播、虛擬人直播等應用的普及,加速直播與各行各業的融合。然而鑒于5G網絡建設、終端普及和應用生態都不可一蹴而就,因此短期內直播行業不會直接從5G獲益,但于未來而言,5G值得直播行業翹首以盼。
7、直播平臺出海進行時,更多平臺或加入出海大軍。
移動直播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的原創,前幾年出現了出海的現象,YY、虎牙、映客等平臺已在海外市場斬獲頗豐,其中YY海外用戶占比已達到8成。YY不只是將直播搬到海外市場,而是在海外同時布局即時通訊、短視頻和直播三大業務,走的是跟國內市場不一樣的路線。2020年,陌陌、斗魚等直播平臺在海外市場或許會有實質性動作,形成新一輪增長。
總體來說,直播已經成為一種國民娛樂、生活和消費方式,主播則已成為一種社會新興職業,且備受追捧,直播市場從無序競爭走向有序競爭,開始穩定增長的步伐,國內市場不論是用戶、時長還是變現,都有很大的空間可以深挖,且直播與各行各業的結合是大勢所趨,直播+一定會創造更多生意機會。2020年,直播行業將走向差異化競爭階段,不同賽道最終只會留下一個頭部玩家。同時直播平臺將越來越重視優質、專業和系列活動,而不只是依賴主播。直播黃金時代遠未結束,娛樂消費升級趨勢和5G時代到來,讓直播的未來充滿許多可能。
2020年,我對直播行業的幾點思考
時隔差不多小半年的時間,直播又發生了很多變化:抖音、快手正式加入直播帶貨行業;因為疫情的原因,很多線下商家也開始在線上獲客,開始嘗試直播;拼多多,京東正式宣布大力扶持商家直播,給予直播的商家一定的流量,騰訊推出看點直播;央視開始直播為湖北帶貨,明星開啟線上直播帶貨模式......越來越多的入局,讓直播這個行業變得更加火熱。火熱的背后,又是怎么樣的一方景象呢?直播是否值得企業和個人入局呢?
一、直播的古往今來
從最初的PC段秀場直播,到現在的短視頻直播,淘寶直播,直播行業都在發生著很大的變化。
原來的秀場直播,游戲直播,更多的是滿足用戶內容消費的需求,找到一個娛樂的形式。信息由原來的文字,圖片,向現在的短視頻、視頻直播方式推進。信息傳達的方式變得更加立體化,互動化。
淘寶直播的出現讓直播這個賽道變得更加熱鬧,直播間直接進行流量變現,提高了流量的變現效率,同時也讓電商整個行業因為有了直播的到來而變得更加火爆。
而平臺的變現模式也在發生著變化,從原來的依靠打賞的方式到現在的直播帶貨+打賞,讓直播的模式變得更多多元化。
而不管是什么樣的直播模式, 最終是提高流量的利用效率,充分增加流量的轉化率是關鍵。
直播作為內容承載最生動,互動化最強的模式,對于內容和電商平臺來說,無疑能夠提高流量的效率,增加用戶和平臺之間的鏈接。不僅僅是電商行業開始加入直播,越來越多的內容平臺,如喜馬拉雅,蜻蜓FM等也開始加入直播,以公會的模式來扶持內容的增長。
而直播電商的發展是從2016年開始的,那個時候淘寶直播的負責人還在不斷給人安利淘寶直播的年代,但是很多人不理解淘寶直播,或者覺得直播這個形式已經不新鮮了,市場想象空間不大。
直到2019年,李佳琦在抖音大火,薇婭,李佳琦成為淘寶直播的”代言人“,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直播帶貨原來效果這么好,越來越多的商家開始進入直播帶貨這個行業。
直播+成為一種新的趨勢,一種新的內容傳達形式,直播帶貨,直播+旅游,直播+美食,直播+代替互聯網+,成為新的互聯網時代下一種主要的,大家十分關心的一種形態。
二、直播帶貨模式是否是最好的歸宿?
前段時間,抖音以6000萬價位簽約抖音,在愚人節當天正式開始進入直播行業,當天晚上3小時成交額超1.1億,而同時,薇婭在淘寶直播賣火箭,秒搶下架,辛巴團隊在快手直播帶貨4.8億元。4月6日晚,央視主持人朱廣權和李佳琦進行公益直播,累計觀看次數達1.22億,被湖北帶貨4014萬元......
在千播大戰后,直播又一次開始頻繁地進入大眾的視野,而與之前的直播打賞的模式不同,這一次是以直播帶貨的模式出現在大眾的視野。由原來的內容娛樂模式不同,直播帶貨主要以面向商品的直播講解模式為主。主播能夠更加了解用戶的關注點,能夠及時反饋用戶的問題, 用戶在直播的帶領下,讓整個處于直播間里的人都變得異常興奮,支付轉化率非常高。
原來的直播模式,是靠主播的內容或者才能吸引人的,用戶會為了一個主播連續觀看,給主播打賞。更多的用戶是為了“人”來的,在這個場景下,人在直播中的作用被放大,對于主播的依賴度也特別高。
在網紅經濟模式中,這種模式被越來越多的公會復制,造就了多個量級的主播。但是,這樣的模式下也潛伏著危機,成也網紅,敗也網紅,很容易將企業和平臺推上絕路。以張大奕為主的如涵就是一個很好的說明,成名張大奕,最終也因為張大奕事件,公司市值蒸發近一個億。
直播電商的出現,讓人貨場發生了新的變化。用戶不再單單為了人而來觀看直播,用戶也有可能是為了貨來觀看直播,只為了搶到比日常價格更便宜的商品。這樣的模式,就降低了人對于直播效果的影響,增加了貨物對于用戶的吸引力。面向合適的用戶提供合適、高頻率使用的商品便能讓整個直播間的價值得到充分的流量變現。
比起直播打賞,秀場直播的模式,直播電商有了可以承接流量的價值商品,擺脫了單純依靠人的直播時代。
5G和VR的出現讓直播電商有了更加可想象的空間,也可能會成為未來直播的一種新形態。依靠人和物的直播,充分提高流量的變現銷量。
數據顯示,自疫情之后,越來越多的企業開設線上業務,也越來越多的產品進入直播這個秀場,特拉斯直播,薇婭直播買房,萬物皆可播的時代,正在到來。
抖音、快手、淘寶直播、騰訊直播等平臺不斷出現,讓直播的形式變得更加多樣化和有趣化。但是也有人對于直播帶貨的模式并不看好,直播帶貨和當年淘客的模式很像,以專屬優惠來換來用戶買單,以主播的現場叫賣讓用戶產生共鳴,進一步促進用戶的成單。
所以也有段子說,從來沒有人能夠空手從李佳琦和薇婭的直播間走出來,就算你是抱著學習的態度去,他們的那種現場叫賣感和直播間瘋狂購買的粉絲也會讓個人的購物行為變得更加感情和沖動。
三、直播帶貨的3種模式
而在直播帶貨里邊,出現了兩種3種不同的模式:
一種是以抖音為代表的品效合一的帶貨模式:可能效果的效果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對于品牌來說,有提高知名度的作用。抖音的出現,讓越來越多的產品和直播有了出圈的可能性。
一種是以淘寶直播為主的直播賣貨的模式:以流量換品牌的低價促銷,為用戶爭取到比日常購買更低的價格。另外,以李佳琦和薇婭為代表的淘寶直播,也越來越多地開始和明星,當紅節目組合作,打造直播IP。
一種是以快手為主的老鐵直播帶貨模式:以老鐵經濟為主,直播間的用戶對于主播有足夠的了解和信任,愿意為老鐵買單。
這可能也和平臺的模式相關,抖音的推薦機制,能夠讓很多新鮮事物瞬間火起來,很多作品變得家喻戶曉,但是用戶對于背后作品的人并不關心。很多人能夠記住抖音上火的作品,但是卻極少數能夠記住作品背后的人。
而抖音當時全力扶持羅永浩直播,可能也是想擺脫這樣的局面,不想為他人做嫁衣,畢竟羅老師還是中國第一代網紅,有非常高的辨識度和知名度,不用抖音再次去教育市場。
在抖音看過一些直播,抖音直播的觀看人數和抖音粉絲并沒有完全地正相關的關系,甚至直播后的視頻是不能看的。(但是目前為羅老師開通了這個特權,每一期直播可以保存,方便后期觀看。)
有很多幾百萬的抖音賬號,但是單次直播的觀看人數不過萬,目前抖音的直播入口仍然做的比較隱蔽,一個入口在進入抖音的左上角直接可以進去觀看直播,但是不可以搜索,看到的直播也會根據抖音的推薦機制來推薦的。另外一個入口便是搜索抖音賬號,進入賬號在直播期間能看到賬號的直播。
不管是直播,還是內容,抖音更多地將流量控制在平臺的手中,控制在推薦機制手里,保證用戶看到的都是最“符合”用戶心意的。所以抖音直播帶貨后續能不能做,后續能不能做大,還取決于抖音官方給出的流量大小。
從目前羅老師在抖音上直播模式來看(羅老師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抖音直播帶貨),更多的是采取事件營銷這樣的模式,品牌主不單單是為了帶貨,更重要的是想要借助羅老師直播間和個人影響力做一次品牌宣傳。畢竟,能夠進入羅老師的直播間,意味著也可以受到羅老師公眾號的推薦,更能在羅老師的抖音視頻里出現。對于品牌來說,這是一舉多得的事情。
未來,抖音直播更多的還是走品效合一的直播模式,在直播間賣貨的效果可能不是最好的,但是直播的內容以及槽點能夠通過內容創作進行二次傳播,為品牌持續帶去熱度,真正達到品牌宣傳的作用。從過往的數據來看,這種內容傳播的種草能力和傳播能力會更廣,起到持續占領用戶心智的作用。
而淘寶直播這樣的直播賣貨模式,與淘寶本身的定位和場景,和淘寶的用戶相關。
用戶會為價格更低的產品買單,直播現場講解的模式,能夠促使用戶盡快做出下單決策,讓流量得到充分地價值體現。
淘寶直播的模式讓原來的人貨場發生變化:
人由原來單個做決定的人變為了在直播間的“烏合之眾”,群體中的做出決策更容易受到群體、場景和環境的影響。
貨由原來的文字傳輸交互模式演變為主播講解使用的產品,更容易讓用戶信任產生下單沖動。
場由原來的店鋪承接變為直播間承接,相比于一個不熟悉的店鋪,用戶更傾向于相信直播間里所見到的,所聽到的,有種線下專柜體驗的感覺。
而且,淘寶直播的數據表明,真正在淘寶直播上消費的人群其實和淘寶本身的人群重合度不高。淘寶直播更多的是以一些三四線寶媽用戶為主。為淘寶進一步下沉奠定基礎。
而快手的老鐵經濟,讓直播間的用戶甘心被主播種草,愿意在直播這樣一個環境下,去體驗老鐵推薦的好物品。
四、萬物皆可播?什么樣的產品適合直播帶貨
從淘寶直播上的數據來看,直播帶貨主要以美妝、珠寶、服飾等高展示性的產品為主。這一類的產品,展示性和故事可塑性強,在直播的時候可以給用戶展示的東西更多,能夠更加了解產品。
李佳琦直播間專注美妝,多為女性用戶,而薇婭的直播間則更像是一個大商場,里邊既有吃的,也有日常用品,也有服飾,更有火箭這樣的大型產品,直接將日常用戶所需高頻率的產品搬上了直播間里,這也就是大家所說的萬物都可播。
而抖音、快手這樣的直播間里,則多為匹配用戶群體帶一些特色的產品+用戶常用的高頻率日常產品。大多數產品的客單價在50元以下,會更容易促使用戶下單轉化。
更多女生表示從來不會在抖音買化妝品、衣服以及一些價格過高的產品,抖音直播的場景還是會讓人覺得購買這些商品可能會存在安全問題。
從目前的直播電商來看,確實是萬物皆可播,只是最終看流量的最終支付轉化率是否高,和傳統的搜索購物、文字性的電商模式相比,是否具有一定的優勢。
五、直播還值得入場嗎?
直播是內容傳輸的變革,從原來的純文字相比,直播的模式互動性更強,用戶最終是否購買受人的因素的影響增加,最終能夠提高流量的支付轉化率。
淘寶直播在2019年大火,在2020年,越來越多的商家和個人開始加入直播這個行業,而抖音,快手直播也在2020年正式掀開了帷幕,原來的直播平臺也開始直播帶貨了,越來越多的企業加入這個行業。
直播帶貨未來市場空間很大,萬物皆可直播,找到合適的直播講解模式,將用戶最關心的賣點在直播間里表現出來,解決用戶對于產品的下單和支付疑慮點,最終達到提升GMV的作用。
未來,直播的空間很大,更是可以做到人人可以直播,人人都可以直播帶貨,就像當初的淘寶客一樣,遍地開花。
目前大的主播直播,一般都采用坑位費+cps的模式,而一些小的主播也會采用純傭的模式,通過直播帶貨的模式來讓自己獲得更多流量的扶持。
 
(★^O^★)MG银行抢匪2首页 重庆时时彩加减算法 捕鸟达人小游戏下载 安徽时时彩计划一首页 福彩30选5开奖情况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 002349股票分析 沙巴体育外围app电话 南京麻将下载 0 哪些网站买彩票正规 好运彩3公式 澳洲幸运10网 cba比分结果中国赢了还是输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 夺宝电子台湾黑熊爆机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